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大眾網(wǎng)
全媒體
矩   陣

掃描有驚喜!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• 時(shí)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• 大眾海藍

  • 大眾網(wǎng)論壇

  • 山東手機報

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移動(dòng)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8000

聯(lián)通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電信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首頁(yè) >萬(wàn)象

新發(fā)現的馮沅君博士學(xué)位論文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——兼論馮沅君的詞學(xué)研究

2024

/ 06/03
來(lái)源:

光明日報

作者:

車(chē)振華 焦宏麗

手機查看

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的封面及目錄。資料圖片

  1932年,著(zhù)名作家、學(xué)者馮沅君與丈夫陸侃如一起赴法國巴黎留學(xué),于1935年同獲博士學(xué)位。馮沅君回國后極少提及在法讀書(shū)的情形,至于其博士學(xué)位論文,學(xué)界更是一無(wú)所知,或言戲劇研究,或言詩(shī)學(xué)研究,但都沒(méi)有資料支撐。袁世碩、張可禮兩位先生編纂的《陸侃如馮沅君合集》基本囊括了目前學(xué)界所能見(jiàn)到的包括馮沅君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在內的所有著(zhù)作,但因為缺少馮沅君的博士論文,編者深以為憾!逗霞返谝粌浴扒把浴辈糠帧榜T沅君傳略及學(xué)術(shù)貢獻”中說(shuō):“遺憾的是現在我們不知道馮先生的博士學(xué)位論文的題目是什么!钡谑鍍浴瓣戀┤、馮沅君論著(zhù)創(chuàng )作譯著(zhù)年表”的“有待查考、未編年部分”中也注明缺少馮沅君在法國撰寫(xiě)的博士學(xué)位論文。

  留學(xué)法國是馮沅君學(xué)術(shù)生涯的一個(gè)重要節點(diǎn),其博士學(xué)位論文的重要意義不言自明。近日,在山東大學(xué)關(guān)家錚先生的幫助下,筆者得見(jiàn)這份珍貴的資料,今聊綴數語(yǔ),對其學(xué)術(shù)史意義略作敘述如次。

  

  馮沅君的博士學(xué)位論文用法文寫(xiě)作,標題為L(cháng)ATECHNIQUEETL’HISTOIREDUTS’EU,中文譯為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,授予博士學(xué)位的單位是巴黎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。論文署馮沅君的本名馮淑蘭(FENGSHU=LAN),身份為北京大學(xué)原講師、女子師范大學(xué)文學(xué)學(xué)士。

  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正文分為五章,第一章討論詞的詞牌、韻律、修辭等基本知識和作詞的技法規則,第二章至第五章梳理出一條清晰的從唐末五代到清代的詞學(xué)發(fā)展史,并對代表性作家作品進(jìn)行簡(jiǎn)要論述。正文前有“前言”,后有中文對照索引,以及用法文寫(xiě)作的參考文獻(列出了主要詞人的著(zhù)作及版本)。馮沅君在“前言”中闡明她的研究動(dòng)機:

  “詞”是中國詩(shī)歌的一種主要體裁。但它在歐洲卻并不為人所熟知,據我了解,(在歐洲)既沒(méi)有“詞”的翻譯也沒(méi)有詞的批評研究。即便是在中國,到目前為止,關(guān)于“詞”的系統研究也微乎其微,但幾乎所有的文學(xué)院都會(huì )教授“詞”。這就是我進(jìn)行該研究的動(dòng)機所在。

  由“前言”可知,馮沅君選擇以詞學(xué)作為博士論文選題,在于歐洲對于詞的了解不多,更沒(méi)有詞的翻譯和批評研究,因此,她要補齊這塊短板,向海外的學(xué)者和讀者全面普及詞的知識。

  馮沅君赴法之前的詞學(xué)研究重點(diǎn)是詞人生平和作品風(fēng)格,而對于詞的形式技法則未給予充分關(guān)注。在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中,馮沅君改變了這一格局,開(kāi)篇第一章“詞的技法”就是對詞的形式的探討!霸~的技法”分為“詞牌”“調式、聲調、押韻”“音律”“詞的修辭”四部分。馮沅君認為,詞是詩(shī)歌的一種,但詞的作法不同于其他的詩(shī)歌形式,她做這項工作意在讓讀者了解詞獨特的表達手法。她對詞牌的定義、類(lèi)別、來(lái)源做了敘述,認為就創(chuàng )作詞牌而言,音樂(lè )人的作用比詞人重要,但音樂(lè )人由于自身社會(huì )地位低下,經(jīng)常會(huì )被忽略掉,而且通常情況下音樂(lè )人并不會(huì )創(chuàng )作詞句,因此他們的作品被遺忘就是自然而然的事。

  馮沅君介紹了詞的調式,并根據戈載的《詞林正韻》列舉了詞的19個(gè)韻部。她梳理總結了蘇軾、辛棄疾、周邦彥、姜夔等人使用最多的詞牌,認為不同的詞牌都有其獨特的調性,在詞牌的調性和根據這一詞牌創(chuàng )作的詞作的風(fēng)格之間存在著(zhù)非常緊密的聯(lián)系。馮沅君認為,音律在“詞”中的作用要比在“詩(shī)”(真正意義上的詩(shī)歌)中重要得多,她推薦萬(wàn)樹(shù)的《詞律》和《欽定詞譜》作為參考資料,并以詞人的具體作品為例討論詞的音律。馮沅君從詞句的結構、詞語(yǔ)修辭和思想修辭以及詩(shī)性的語(yǔ)言幾方面探討了詞的修辭問(wèn)題,列舉了倒置、反復、譬喻等八種詞語(yǔ)修辭和影射、擬人、夸張等八種思想修辭。馮沅君強調,她無(wú)意于對詞的技法和規則做完整的論述,只是想給予那些想要創(chuàng )作或者閱讀“詞”的人以必要的信息。

  

  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將詞的歷史分為“詞的產(chǎn)生”“詞的興盛”“詞的衰微”“詞的復興”四個(gè)階段。馮沅君認為,唐和五代十國是詞的產(chǎn)生期,出現了兩個(gè)代表性流派:一派是精致之風(fēng)格,開(kāi)創(chuàng )者是溫庭筠,于九世紀中期產(chǎn)生,十世紀后期衰落;另一派是簡(jiǎn)潔之風(fēng)格,代表人物有韋莊、馮延巳和李煜,產(chǎn)生于九世紀末期,直到北宋時(shí)期仍然繁榮。她對溫庭筠的評價(jià)是:“風(fēng)格的矯飾是作者的優(yōu)點(diǎn),同時(shí)也是他的不足。我們經(jīng)常著(zhù)迷于溫庭筠用詞的華麗,但有時(shí)又厭倦它們的晦澀”,“盡管他的詞作十分晦澀,溫庭筠仍然是所有致力于詞的創(chuàng )作者中最偉大的先驅!瘪T沅君也關(guān)注到敦煌千佛洞中的藏書(shū),她引用《彊村叢書(shū)》《敦煌零拾》,對那些無(wú)名作者創(chuàng )作的詞給予了高度評價(jià),認為“雖然作品的風(fēng)格欠雅致,但其中包含的感情卻是深摯感人的”。對十國的詞人,馮沅君重點(diǎn)評述了韋莊、馮延巳與李煜這“三位偉大的作者”,認為韋莊的才能充分體現在有關(guān)他旅居江南的詞中;馮延巳那些表達愛(ài)情的痛苦或者贊美犧牲的美好的詞作中,真摯和熱烈的情感直擊讀者靈魂,其影響幾乎遍及宋朝初期所有的詞人;認為李煜對痛苦的深刻體驗和真實(shí)描寫(xiě)是他成功的原因。

  馮沅君打通北宋、南宋的界限,將宋代定義為“詞的興盛期”,認為這一時(shí)期詞人數量和傳世作品眾多,詞得到了普及,成為個(gè)人表達感情的常用形式,其形式也越來(lái)越成熟,涌現出一批著(zhù)名的評論家。她將宋代詞人分為“周派”“蘇派”“辛派”“姜派”“獨立詞人”五類(lèi),認為周派的文學(xué)功績(jì)在于發(fā)展了慢詞,并且創(chuàng )造了新的詞牌。其特點(diǎn)是情感熱烈、描寫(xiě)細致、表達精練和用語(yǔ)通俗,張先、柳永和歐陽(yáng)修是這一派別的首創(chuàng )者,周邦彥是領(lǐng)導者。馮沅君認為,周邦彥有能力創(chuàng )造既工巧又新穎的表達,尤其精于融化前人詞句,創(chuàng )作了一些超越所有前輩的詞,這些詞預示了姜派的產(chǎn)生!霸谒性~人中,沒(méi)有人像他一樣擁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”,馮沅君給予周邦彥極高的評價(jià)。

  “蘇派”的創(chuàng )始人是蘇軾,追隨者有黃庭堅、晁補之、葉夢(mèng)得和向子諲。蘇派與周派分庭抗禮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豪放的詞風(fēng),標志著(zhù)詞的一次解放。馮沅君認為,蘇軾在詞中描述所有能給予他靈感的內容,也把一些散文的表達引入他的詞中,其風(fēng)格是豪邁、剛毅、充滿(mǎn)力量的,他的作品是他正直而堅定的性格的反映,“讀者們被某種美所吸引,但不是世俗的女性之美,而是高山之美,大河之美,一種在其他的詞人身上找不到的美”。

  以辛棄疾為代表的“辛派”是蘇派的繼承者,他們開(kāi)啟了一個(gè)轉向和延續,使得主題變得更加多樣,表達更加散文化,風(fēng)格更加遒勁。他們不甘于僅僅做個(gè)詞人,而是在作品中抒發(fā)愛(ài)國主義情懷和描繪自己的英雄夢(mèng)想。馮沅君指出,辛棄疾善于在他的詞中融入前人的作品,還經(jīng)常使用通常只是被用于散文中的字和短語(yǔ)。針對辛棄疾受到的恃才傲物以及他的詞太散文化、缺乏詩(shī)意的批評,馮沅君辯護道:“他的天賦使得他可以做所有他想做的事情。他的作品具有騎士般的優(yōu)雅以至于讀者忘卻了他的弱點(diǎn),如果他有的話(huà)!

  “姜派”的領(lǐng)導者是姜夔,擁護者有史達祖、吳文英、趙以夫、蔣捷、周密、陳允平、王沂孫和張炎等。這個(gè)詞派將音律視為重中之重,同時(shí)也沒(méi)有忽略修辭的規則,他們非常接近周派,但是絕對禁止色情描寫(xiě)。馮沅君對姜夔為南宋詞的光輝歷史作出的巨大貢獻給予高度肯定,同時(shí)也指出,他過(guò)于突出音樂(lè )和修辭的重要性,為后來(lái)的詞人開(kāi)辟了一條危險的道路。

  馮沅君將晏氏父子、秦觀(guān)、賀鑄、李清照和范成大作為“獨立詞人”分別加以論述,她認為李清照是宋朝甚至整個(gè)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女詞人。

  

  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除了論述詞的高峰期,還將研究視野投向金、元、明、清,鮮明體現出馮沅君文學(xué)史觀(guān)的豐富和發(fā)展。在出版于1931年的馮沅君與陸侃如合著(zhù)的《中國詩(shī)史》中,詞的研究是“近代史詩(shī)”的一部分,分為“李煜時(shí)代”(中晚唐、五代十國)、“蘇軾時(shí)代”(北宋)、“姜夔時(shí)代”(南宋)三篇。馮沅君秉承王國維“一代有一代之文學(xué)”的文學(xué)史觀(guān),只敘述詞的“光榮時(shí)期”,在論完張炎之后便宣布“詞的光榮的時(shí)代到此已結束了,以后便是散曲的時(shí)代了”,對于宋代以后詞的情況只字不提。出版于1932年的馮、陸合著(zhù)《中國文學(xué)史簡(jiǎn)編》也只談宋詞。雖說(shuō)《中國詩(shī)史》立意不在于建構一部完備的中國詩(shī)歌通史,但摒棄成就很高的清詞,未能展示詞史的整體面貌,以現代學(xué)術(shù)眼光來(lái)看,不能不說(shuō)是一種缺憾。

  雖然在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里馮沅君仍然認為“曲”(戲劇化的詩(shī))這種新文學(xué)體裁的盛行,使得包括詞在內的其他文學(xué)體裁或多或少都被忽視了,但是她打破了《中國詩(shī)史》只論唐五代詞和兩宋詞的局限,承認文學(xué)發(fā)展的內在規律性,并沿著(zhù)詞的發(fā)展脈絡(luò )向下追蹤,將金代、元代、明代作為詞的衰微期,將清代作為詞的復興期。她說(shuō):“就像散文、戲劇和‘詩(shī)’(真正意義上的詩(shī))一樣,元代的詞也可以說(shuō)是前兩個(gè)朝代的詞的繼承者!彼信e了元好問(wèn)、白樸、趙孟頫、張翥等名家的詞作,并將后三位稱(chēng)為元代的“大師級詞人”。

  馮沅君對金、元、明三代的詞人評價(jià)并不高,認為他們只是模擬前人而無(wú)自己的創(chuàng )造:“韋莊和李煜的影響體現在趙孟頫、陳子龍等人的作品中;蘇軾和辛棄疾的影響體現在元好問(wèn)、白樸、高啟等詞人的作品中;張炎和史達祖的影響體現在張翥、仇遠、楊基等的作品中。但是,事實(shí)上,他們中沒(méi)有任何一位能創(chuàng )作出一流的作品!彪m然如此,肯為金、元、明三代的詞作史,對于馮沅君來(lái)說(shuō)是一個(gè)巨大的突破。

  馮沅君高度評價(jià)清詞的成就,認為這一時(shí)期涌現出很多大家。她將清詞分為“陳派”“朱派”“納蘭派”,其中“陳派”代表人物是陳維崧,主要成員有吳綺、萬(wàn)樹(shù)、黃景仁、張惠言和文廷式,傳承自蘇軾和辛棄疾;“朱派”代表人物是朱彝尊,主要成員有曹溶、厲鶚、項鴻祚、鄭文焯等,傳承自周邦彥和姜夔;“納蘭派”的代表人物是納蘭性德,主要成員有彭孫遹、王士禎、顧貞觀(guān)等,傳承自韋莊、馮延巳和李煜。值得一提的是,馮沅君將王國維作為“納蘭派”的成員來(lái)討論,認為他非常善于表現愛(ài)情的痛苦和贊頌犧牲的美好,風(fēng)格接近馮延巳但更為雅致。

  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對清詞的關(guān)注不限于詞人和詞作,馮沅君專(zhuān)列一節“批評研究”來(lái)討論清詞的理論批評,介紹了《詞律》《欽定詞譜》《詞林正韻》等關(guān)于詞的技法方面的研究著(zhù)作,以及《詞綜》《歷代詩(shī)余》兩部詞選,《詞苑叢談》《詞林紀事》《聽(tīng)秋聲館詞話(huà)》《賭棋山莊詞話(huà)》和《人間詞話(huà)》等詞學(xué)批評著(zhù)作。

  馮沅君對詞的未來(lái)作了展望。她認為“新詩(shī)”“自由詩(shī)”“散文詩(shī)”等新文體的興起打破了詩(shī)、詞、曲在一千多年的時(shí)間里就一直恪守著(zhù)的規則,詞在某種程度上被宣判了死亡。馮沅君悲觀(guān)地斷言,試圖復活詞的“新詞”運動(dòng)注定失敗。詞的研究只是一種歷史研究,“詞”這一術(shù)語(yǔ)也將成為過(guò)去式。

  

  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可看作馮沅君詞學(xué)研究的第三個(gè)階段。20世紀20年代,馮沅君開(kāi)始以古人治經(jīng)史之學(xué)的方法和精神來(lái)治詞,在《北京大學(xué)研究所國學(xué)門(mén)月刊》和《語(yǔ)絲》發(fā)表以《南宋詞人小記》為總題的七篇考證文章,包括研究周密的三篇:《周草窗年譜》《周草窗朋輩考》《周草窗詞學(xué)之淵源》,研究張炎的三篇:《玉田先生年譜》《玉田家世與其詞學(xué)》《玉田朋輩考》,附錄研究張炎曾祖張镃的《張镃略傳》,對周密、張炎的家世、生平、交游、詞學(xué)淵源和創(chuàng )作情況進(jìn)行了深入探究,盡顯其文獻考據的深厚功力。這是馮沅君詞學(xué)研究的第一個(gè)階段。

  《中國詩(shī)史》是馮沅君詞學(xué)研究的第二個(gè)階段。她在文獻考據和傳統詩(shī)學(xué)品評的基礎上,充分運用比較研究、文化研究等方法,輔以精警透辟的評論,構建了一幅美輪美奐的“近代詩(shī)史”的宏大圖景!吨袊吩(shī)》對詞的論述非常學(xué)理化,每一篇由“導論”引起,包含歷史背景和鳥(niǎo)瞰總論,涉及作家、作品等具體問(wèn)題時(shí),多引諸家之說(shuō)加以考證辨析,其結構框架與學(xué)術(shù)觀(guān)點(diǎn)奠定了后來(lái)詞史研究的基本格局。

  在兼顧史的線(xiàn)索與風(fēng)格流派上,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承襲了《中國詩(shī)史》。但是,以詞學(xué)知識普及為主的創(chuàng )作動(dòng)機,決定了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的寫(xiě)作風(fēng)格,即舍棄那些略顯煩瑣的綜述和引證文獻,代之以簡(jiǎn)潔平實(shí)的描述性語(yǔ)言,力求高度凝練地講清楚詞的形式技法和一千多年來(lái)的發(fā)展史。其作為學(xué)術(shù)著(zhù)作的嚴謹性并不因知識性和普及性的行文風(fēng)格而受到影響,論文中中文索引多達兩千余條。另有五百余條腳注,對涉及的人物、著(zhù)作、職官、地理等文史知識進(jìn)行解釋說(shuō)明,其中大多是中國讀者習見(jiàn)的常識,例如,把“翰林學(xué)士”注釋為“類(lèi)似于法蘭西學(xué)院院士”,把“賦”注釋為“有韻律的散文”,極大方便了西方讀者的接受。

  《詞的技法和歷史》既是馮沅君詞學(xué)研究的一個(gè)新階段,也預示著(zhù)其學(xué)術(shù)歷程的重大轉折。在此之后,雖有零星論文發(fā)表,但馮沅君已不再系統從事詞學(xué)研究,而是獨辟蹊徑、開(kāi)疆拓土,以會(huì )通中西的眼界,以歷史考證的方法,開(kāi)啟了戲曲俗文學(xué)研究的光輝旅程。

  (作者:車(chē)振華焦宏麗,分別系山東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員、山東大學(xué)外國語(yǔ)學(xué)院講師)

責編:

審核:姜暉

責編:姜暉

相關(guān)推薦 換一換